围棋天地:女子棋手有多强 半边天突破男权棋界

围棋天地:女子棋手有多强 半边天突破男权棋界
女子棋手有多强  半边天突破男权棋界50年  《围棋天地》2021年第17期  20世纪,人类文明的飞速发展将围棋带入了现代社会,而与之紧紧相随的女子围棋有了萌芽的迹象。围棋有了半边天,但很长一段时间内,在中日韩三国棋坛,女子围棋因为从业人数过少,一直处于男子围棋的陪衬从属地位,无论实力还是奖金、知名度都远逊于同期飞跃发展的男子围棋。然而,当围棋在其发源地中国赢得新生后,中国女子围棋的“黄金一代”彻底改写了女子围棋的地位。时至今日,世界女子棋坛仍然律动着强大的绵绵后劲,从而迎来了一个突破男权棋界的新时代……  2000年韩国第43届国手战挑战三番胜负,作为韩国客座棋手的芮乃伟2比1击败曹薰铉国手,创下迄今女子棋手的史上最佳战绩。  蛰伏和兴起  在中国棋迷的心中,20世纪60年代初的日本女子棋手伊藤友惠对中国顶尖高手八连胜,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惨痛记忆,更被亲历者陈祖德称为“国耻”。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国势衰微,棋运不振,而在近代连绵战乱、国力衰弱时,日本围棋却兴盛起来,出现了一大批顶尖高手。两国的围棋水平差距悬殊,即使日方派遣业余棋手出战,从旧中国走来的老一代棋手也无力抵挡,因此,那个时代的日本“女子顶尖”对中国“男子顶尖”的战绩,没有实际的参考意义。  现代围棋体系源自于日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数量稀少的女棋手都是与男棋手同场竞技,专门为女性设置的围棋比赛很晚才出现。历史最为悠久的女子棋战——日本女子本因坊战创办于1982年,直到1988年,日本女子名人战才悄然登场。  在那些漫长的岁月里,女棋手与男棋手进行着胜算很小的抗争,因为女棋手本就数量稀少,脱颖而出的概率更是微乎其微。不过,也正是在这样逼仄的生存空间中,女棋手的实力得到了磨炼、提升,其中也不乏一冲云霄者。首位与男棋手在决赛巅峰舞台上对决的是日本传奇女杰杉内寿子,她于1951年日本第4届青年棋手锦标赛上闯入决赛,最终不敌“宇宙流”武宫正树的导师田中三七一,获得亚军。女子棋手第一次在正式比赛中战胜超一流高手则是1969年日本第2届快棋冠军战第1轮木谷礼子战胜林海峰本因坊。  而真正掀起女子棋手战胜男子一流高手狂潮的,则是30年后的中国黄金一代。  20世纪60年代中期,木谷实在病床之上指导石田芳夫、加藤正夫等弟子。帮助打谱的女儿木谷礼子于1969年击败林海峰本因坊。  中国黄金一代  中国围棋职业化时间较晚,最早的国家围棋集训队,孔祥明、芮乃伟、杨晖、华学明等女子棋手都与男棋手一期训练,入训和淘汰机制同男子并无二致。据说女棋手在国家队时,最害怕的事情莫过于年尾,被国家队领队叫到办公室谈话,这意味着自己要被调整出国家队,回省队去了。张璇八段回忆:“那是特别可怕的事情,被调整回省队的队员很绝望。”  正是在这种无时不在的“恐惧心理”驱使下,国家队的女棋手夙兴夜寐,发奋训练,在围棋领域达到了与男棋手一较高下的程度,从而成就了中国女子围棋的“黄金一代”。可以说,在20世纪最后十年中,围棋界女棋手那些惊天动地的战绩和铭刻史册的纪录大多由她们创下。时至今日,依然奋战在一线的芮乃伟已年近花甲,但在女子围甲联赛中的胜率仍然高居前列,以一己之力,独挡横跨七零后至零零后的四代后辈对手。  1985年,华学明在第1届中国围棋新秀杯中积分循环名列俞斌、王洪军、吴肇毅等多位男棋手之前,加冕桂冠。1989年,芮乃伟在湖塘杯全国围棋精英赛里曾连胜梁伟棠、邵震中、曹大元,虽然只是区域性的邀请赛,但预见了奇迹诞生的未来。  1984年,中日围棋擂台赛诞生,巨大的影响力超越棋界。从第2届比赛开始,中日商定先锋由女棋手担任,各自派遣最强女棋手出战。第2届芮乃伟胜楠光子,再胜森田道博;第3届杨晖胜小川诚子,而芮乃伟亦通过选拔,出现在中方的正选阵容中。从第4届比赛开始日方提议取消女先锋,原因很简单:毫无胜算。中国女棋手年少而棋高,屡屡碾压日本最强女棋手。回首20余年前伊藤友惠横扫中国棋坛高手的一幕,真有天翻地覆之感!  自这个时期的中国女子“黄金一代”完全将日本女棋手抛在身后起,双方再也没有处于同一水平线上。直至今日,日本女棋手与中国棋手同场竞技,依然扮演着陪衬角色。  1992年底,在中国男子豪强悉数参加的第1届中国围棋王位赛中,杨晖半决赛力克丈夫曹大元,虽然决赛0比2不敌刘小光,但杨晖取得了女棋手在中国正式大赛中的最佳战绩。  1992年第2届应氏杯,世界上第一个女子九段芮乃伟第2轮遭遇年初刚加冕东洋证券杯的李昌镐。其时芮乃伟已离开国家围棋队前往海外,比赛机会极少,按理说这盘棋的胜负难有悬念,结果李昌镐竟中盘不敌芮乃伟,震惊棋界。李昌镐虽然已经是实力上的韩国第一,但他有明显的“怕生”特点,而且初次过招一旦败给对手,便会留下阴影。  1993年第6届富士通杯,杨晖半目力克宇宙流武宫正树,第2轮大战曹薰铉,惊艳全场。  1994年第7届富士通杯,华学明第2轮击败第5届冠军大竹英雄,八强战对决林海峰。  1999年,芮乃伟成为韩国棋院客座棋手,在当年的韩国第43届国手战中大放异彩,连胜刘昌赫、崔圭丙、赵汉乘、金承俊等男子强敌,打进胜者组决赛,其争夺挑战权的对手正是如日中天的李昌镐。芮乃伟大爆冷门再胜石佛,获得向国手曹薰铉挑战的资格。决赛中,芮乃伟继续传奇之旅2比1掀翻曹薰铉,荣膺韩国最具传统的“国手”头衔。在一项比赛中串烧曹薰铉、李昌镐师徒,芮乃伟完成了令当时男棋手都不可企及的壮举。而曾在1976至1986年取得国手十连霸的曹薰铉更视此役为生涯最惨痛之败,以至于卧薪尝胆于翌年的第44届国手战上3比0从芮乃伟手中夺回头衔。  此后芮乃伟在韩国棋界持续活跃,2000年第5届LG精油杯半决赛再胜李昌镐,决赛负于崔明勋;2003、2004年连续打进第4、5届麦馨杯九段最强战决赛,第5届2比1压倒刘昌赫,豪取冠军。  芮乃伟是李昌镐全盛时期难缠的对手,李在2000年韩国第43届国手战半决赛中失利。  当年李昌镐对中国排名前两位的马晓春和常昊保持着绝对的胜率压制,然而每当他面对芮乃伟却始终处于懵圈状态,女一号俨然成为了男一号的苦手,这在围棋界简直闻所未闻。2004年10月的韩国第16届棋圣战16强战,芮乃伟再造奇迹,仅以109手轻取李昌镐。时作中国棋院院长王汝南曾说道:多少男棋手想赢李昌镐一盘棋都那么难,但芮乃伟却一而再再而三地赢,而且棋局内容还无可挑剔。  毫无疑问,芮乃伟在21世纪初创下的那些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女性壮举可称为其围棋生涯的最巅峰之作。  芮乃伟创造了棋界女一号对男一号无法复制的战绩,不仅对李昌镐如此,对接过石佛权杖的李世石亦然。他们在2000年至2007年间共交手五次,李世石3比2仅领先一盘。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国家围棋队为女棋手提供了参加世界大赛的机会,全国女子个人赛冠军将获得参加下一年度富士通杯的资格。1993年和1994年富士通杯,杨晖和华学明先后战胜日本超一流棋手:杨晖半目力压武宫正树;华学明2目半胜大竹英雄,这都是脍炙人口的佳话。武宫正树和大竹英雄曾夺得前两届和第5届富士通杯冠军,哪知数年过后,竟然在中国女棋手面前黯然出局。  即使国家队中的女棋手被相继遣散后,“黄金一代”承上启下的余韵尚存。1998年,七零后叶桂大放异彩,在第1届中国NEC杯俊英赛中将王磊、周鹤洋、罗洗河等当时声名鹊起的七小龙一一降服,爆冷夺冠,继而又在中日冠军对抗赛里2比0零封仲邑信也。11年后,仲邑信也的女儿仲邑堇出生,父亲尽全力培养她成为职业棋手,如今已成为日本棋界的流量担当。  2000年朴志恩在KBS围棋王战中连胜曹薰铉和刘昌赫,2002年第1届丰田杯首轮击败依田纪基。  2004年韩国第5届麦馨杯九段最强战决赛三番胜负,芮乃伟2比1击败刘昌赫夺冠。  2008年第13届三星杯,中国棋手郑岩“指定”李昌镐为对手,实现了挑战神话的愿望。  对手指定制  2007年,第12届三星杯赛制做出重大改革,将实行多年的抽签制改为对手指定制,由预选赛出线的16名棋手按照抽签顺序公开指定首轮对手。中国的张维第一个就选走了李世石,而事先放出各种豪言的韩国出线棋手们纷纷食言,都挑选了日本棋手和中韩老牌棋手。最后,当两位韩国女棋手赵惠连和金惠敏登台时,仅剩常昊、古力两人可供指定。  2007年三星杯第一次实行对手指定制,在金惠敏挑选卫冕冠军常昊后,签位最后的赵惠连实现了与古力的梦幻“被对决”。  金惠敏选择了卫冕冠军常昊后,赵惠连别无选择只能与古力对阵,她说:“当抽到最后一个签号的时候,我都感到绝望了。现在我反而进入兴奋的状态。我想若是第一个指定我也会选择古力九段。能够与古力在世界大赛中相遇非常高兴,前面抽签的韩国棋手都口口声声说自己会挑选古力作对手,现在却让古力落到最后,留给我来对付了。”赵惠连这番话引得现场一阵大笑。  古力的回答非常巧妙,“我预想会在前八名棋手中被选择,却没有想过落到最后一个。世界冠军是每一位棋手的梦,对我个人来说,与女子棋手对阵成绩不是太好。如果我想夺冠的话,首先要得到赵惠连七段的认可。”  韩国出线选手们将当时中国最强的两位棋手留给女棋手,让性情率直的韩国元老棋手们忿忿不平,裁判长张秀英表示:“韩国棋手为了赢棋,点名选择的不是日本棋手就是韩国的老将,这也太功利了吧!”  时任韩国棋院事务总长的韩相烈也对此大为不满,“韩国的年轻棋手不如中国新锐大气,为了赢棋竟早早地选择了老将,而将中国最好的棋手常昊、古力留给了两位女棋手金惠敏、赵惠连。这太不像话了吧?”  常昊对金惠敏之役,以直线出击屠龙大胜。三年后,两人又在第2届BC卡杯32强相遇,常昊再胜后一路打进决赛。  古力对赵惠连之局弈得颇为谨慎,先稳妥地利用先行之利取了三个半角后再侵消,着法中规中矩。赵惠连实地不足只得强杀黑大龙,待古力轻轻松松摆出两眼后,她便投子认输。  今天的网络对弈,崔精与柯洁交手已是常态。但在14年前,韩国女子棋手想与中国男子高手对弈并非易事,“对手指定制”使得金惠敏和赵惠连有了极其难得的与中国顶尖高手交锋的经历。抛开韩国年轻棋手功利的一面不说,这种指定对手的赛制给女子棋手创造了挑战极限的机会。2008年三星杯,中国女子棋手郑岩就勇敢地挑选了韩国李昌镐作为对手,并通过攻击和劫争一度占据明显优势。  只是这种源自于电竞比赛的对手指定制,对棋界的长幼有序、尊卑有别的传统是一大挑战。当那些德高望重的棋手们在现场被指定时,脸上或多或少有些挂不住。一如刘昌赫所说,指定对手很有趣,但与世界大赛似乎不太和谐。他坦承,当孔杰指定他为对手时,他当时就有一种“和别人比起来,看来我还是比较面”的感觉。刘昌赫被中国第二孔杰指定尚且有此感,那些被名不见经传的韩国新锐指定为对手的马晓春、山下敬吾、徐奉洙等人,心情就更可想而知了。宋泰坤指定了55岁的曹薰铉为对手,面对主持人的提问,宋憨厚的一句“我就是想赢一盘棋”引得曹薰铉满面通红,翌日挽衣撸袖,将宋泰坤杀败。  颇具争议的对手指定制仅实施了两届就被取消,女子棋手挑战当世高手的捷径也随之不存。  2015三星杯,於之莹中盘击败睦镇硕、1目半负唐韦星,半目逆转崔哲瀚,杀出“死亡之组”晋级16强,挑战李世石。  於之莹三星奇迹  2014、2015这两年,是中国新一代女子领军人物於之莹的爆发期。2014年第21届新人王赛,她先后淘汰丁浩、赵晨宇、李维清晋级决赛,并在决赛中2比1力取李钦诚,夺得冠军。今日再看败在她手下的这份男子棋手名单,丁浩、李维清是等级分十强的零零后棋手,排名第6的李钦诚则是2016年亚洲电视快棋赛冠军。  2015年三星杯,於之莹通过女子组选拔入选32强。双败淘汰首场比赛,於之莹完胜当年的韩国GS加德士杯冠军睦镇硕,是役中盘时睦镇硕就感不妙,屠龙无果后失利。这一组中还有2013年三星杯冠军唐韦星和第6届应氏杯冠军崔哲瀚,是不折不扣的“死亡之组”。  当晚用餐时,与於之莹同桌的唐韦星苦恼地说:“网上评论都叫我保送你晋级,你这么厉害,还用得着我保送吗?”  次轮於之莹以1目半之差不敌唐韦星,落入败者组,将与同为1胜1负的崔哲瀚争夺出线权。於之莹对唐韦星说:“你得请我十顿饭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第3轮与崔哲瀚争夺出线权,一个大型定式后於之莹没按照常形补棋而是脱先,崔哲瀚怒而出动,待於之莹赔掉大量实地展开攻势时,崔哲瀚却意外先手做活了。当时研究室里的中国棋手均已对於之莹不抱希望,唐韦星很紧张:“她这要是输了,我真的得请她十顿。”  实空不足的於之莹此后苦战不休,其间甚至有过停钟认输的念头,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勉强续弈,没想到竟然让她等到了机会。崔哲瀚像是进入梦游状态,长考后恶手连发,被於之莹一手便获利10目以上。唐韦星说:“如果官子黑棋收得好,将是盘面7到8目的样子。”这句话顿时让研究室炸开了锅,李世石、朴永训等韩国棋手亦纷纷判断於之莹可能要爆冷小胜。在一众世界冠军的加持下,最终於之莹以半目之优胜出。  失利后的崔哲瀚抱着脑袋,表情中有道不尽的沮丧懊恼,他没有复盘,收好棋子起身离去。获胜后的於之莹被中韩媒体记者们团团包围,当被问到16强战中最想遇到谁时,她不假思索地答道:“朴廷桓。”韩国记者以为有料,顿时群情激动,哪知道於之莹淡淡地补了一句:“因为他在韩国排名第一,我想跟他下一盘。”  16强战抽签,於之莹未能如愿抽到朴廷桓,却抽到了李世石。当李世石看到这个对阵时,马上拍脑门大笑。一个月后的16强战,唯一的参赛女棋手於之莹对阵李世石还是有些紧张,在战斗中被李世石纠缠卷杀数子,因实空不足而失利。  2018年三星杯,崔精连胜时越和陶欣然晋级16强,2019年LG杯预选赛和本赛,她又连胜辜梓豪和时越打进16强。  韩国围棋女儿  近来,生于1996年、年长於之莹1岁的崔精正成为韩国女子围棋各项纪录的创造者。  2018年三星杯32强双败淘汰赛,崔精亦处于“死亡之组”,同组有李世石、时越、陶欣然三位中韩高手。然而,崔精连胜中国等级分排名第5的时越和第21位的陶欣然,率先出线。  近几年崔精开始参加韩国围棋联赛,获得了与男子高手同台竞技的机会,尽管胜少负多,但她还是创造了诸如战胜2011年三星杯冠军元晟溱的佳绩,并积攒起战胜男子高手的勇气与实力。  2019年,崔精对男子世界冠军的胜绩屡屡刷屏,其中尤以4月的第24届LG杯预选赛暴力屠龙辜梓豪为最。2017年三星杯冠军辜梓豪向来以力大著称,棋迷送其“恶霸”绰号。此役,处于治孤状态的辜梓豪忽略了崔精激烈的“恶霸式”强杀,导致超级大龙愤死。  还是这一届LG杯,崔精于本赛首轮32强战对阵2013年LG杯冠军时越,继一年前战胜对手后再度发威,一战确立优势,随后治孤成功,最终令时越无奈投子认负。目睹崔精两次战胜“场均一条龙”的壮举后,韩国新锐棋手们纷纷戏言:我们见到崔精都躲着走。  2020年,崔精率领保宁MUD队夺得韩国女子围棋联赛常规赛和季后赛冠军。2021年,崔精在韩国女子围棋联赛中保持13轮不败,还在最近夺得了韩国首届IBK企业银行杯女子围棋赛冠军,生涯头衔达到20个。自2012年1月第13届女子名人战开始,崔精在韩国国内棋战决赛中已连续14场保持不败。同时,自年初的扇兴杯世界女子最强战不敌於之莹后,崔精至今对女棋手已达成21连胜。  女棋手已经挡不住崔精,她的目标也早不在此。7月31日,崔精在韩国2021年新创立的牛膝凤爪杯中打进循环圈,与排名第2的朴廷桓、排名第3的卞相壹等人同组。与男子顶尖高手展开循环赛,于崔精又是怎样的功力加持?  牛膝凤爪杯的规程是先进行两次预选,晋级的12人与韩国等级分排名第3至第10的棋手共计20人分为五个小组进行双败淘汰赛。每组前两名共计10人,与免选的申真谞、朴廷桓组成两个6人循环圈。作为唯一入选的女棋手,崔精凭借实力从预选赛中出线,两胜韩国排名第10、曾晋级第2届梦百合杯四强的安成浚,以小组第2名晋级B组循环圈。  循环圈的第一战,崔精即与朴廷桓遭遇,后者在“芈氏飞刀”变化中精心准备了“妖刀”大坑,被崔精成功避开。之后的几处关键节点,崔精亦全部给出正解,展现出了“韩国一姐”的超强实力,胜率一度高达75%以上。不过朴廷桓毕竟是超一流顶尖高手,抓住崔精每手棋都追求极致子效而将用时耗尽的弊端,将棋局导入难解的缠斗中。在读秒的催促下,崔精终于出现了误算,朴廷桓中盘胜出。  目前,韩国所有比赛都为崔精大开绿灯,国家队训练亦对她敞开大门,韩国棋院尽一切可能为崔精提供和创造机会,而她也非常争气给力,为韩国女子围棋创下了一个个新纪录。不仅如此,崔精晚间还不时登录腾讯野狐围棋网,以“big strong”之名与各大高手交锋,其网名被中国棋迷直译为“大壮”。在这个平台上,崔精屡屡与柯洁过招,虽胜少负多,但能获得与世界顶尖高手经常切磋的机会而且有时亦不落下风,这才是她的可怕之处。  今年10月7日,崔精即将迎来自己25岁的生日,她也堪称韩国围棋的女儿。  2019年日本第28届龙星战,上野爱咲美一路连克强敌,决赛不识“盘龙劫”,憾负一力辽。  日本新新人类  在藤泽里菜、上野爱咲美等新生代崛起之前,日本女棋手在国内外棋战中一直扮演着绿叶和陪衬的角色。1997年的日本第22届新人王战,青木喜久代连胜宫川史彦、佐坂志朗、三村智保、中小野田智己,晋级决赛。此后青木在决赛中0比2不敌山田规三生,后者还于当年获得了王座头衔。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日本女棋手多线发力,在各类新锐赛事中竞相进入决赛。1992年与1997年,中泽彩子、小山荣美于日本第23届新锐淘汰赛和第12届NEC杯俊英赛中分别战胜石田笃司、大矢浩一、三村智保与加藤充志、山田规三生等男棋手跻身决赛,轰动一时。不过两人与刚刚提到的青木喜久代一样,都在最后关口无功而返——小山荣美负于旅日棋手杨嘉源,中泽彩子决赛当天因病弃权,另一位旅日棋手柳时熏不战而胜。  日本女子棋手偶露峥嵘,却最终倒在了决胜一刻,此后接过她们衣钵的是旅日棋手谢依旻。2006年,谢依旻在首届广岛铝制杯若鲤战中连胜首藤瞬、安斋伸彰、李沂修三位男棋手夺冠。虽然这一成绩已足够出色,但她的棋并未跳出日本女棋手的窠臼,追求形状,讲究棋理,却缺乏力量,这也注定了日本女子围棋难以从本质上改变陪衬地位。  近年来,名门之后藤泽里菜和女子新贵上野爱咲美先后崛起,她们从AI那里吸收营养,弥补了与男子高手对弈机会稀缺的不足,加之中韩於之莹、周泓余、崔精等棋手奉行的“力量行棋”对她们的促进,日本女子围棋传统的陪衬地位渐渐出现了改观。上野爱咲美棋如其名,棋路野蛮霸道,就连崔精这种女王级别的高手都不太适应,去年的第3届吴清源杯,上野就出人意料地击败了崔精。  以目前的趋势,藤泽里菜、上野爱咲美以及萌娃仲邑堇有望改写日本女子围棋的历史,其中前两位已包揽六个女子头衔,她们的志向当然不限于此,要和崔精、於之莹一样,向男子高手发起冲击。  2019年的日本第28届龙星战,上野爱咲美以小组四连胜获得本赛门票。本赛一路连续爆出大新闻,先后淘汰高尾绅路、村川大介和许家元,成为日本首位打进全员参与的国内比赛(七大棋战、NHK杯、龙星战、阿含·桐山杯)决赛的女子棋手,在社会上造成不小震动。  决赛中,上野爱咲美的对手是“令和三羽乌”之一的一力辽。此役,棋风刚猛的上野在劣势下向对手发起了强攻,一力辽被攻得手忙脚乱,疯狂逃孤中始终只有一个真眼,一路迤逦潜行至棋盘边线,上野距离神迹问世近在咫尺。然而屠龙至收尾环节,上野放任白大龙环绕成圈,才惊觉白大龙竟然凭借一只真眼一只假眼的“盘龙眼”神奇做活!  虽然上野爱咲美临门一脚将球踢飞,但此举已足以证明其实力,这是以往的日本女棋手不曾有过的实力爆发。  2020年,藤泽里菜在日本第15届广岛铝制杯若鲤战中战胜大谷直辉、平田智也、孙喆三位男棋手夺冠,受到日本社会的关注,被誉为“女棋手史上第一次在男女混合的围棋比赛中夺冠”,更成为日本2021年国际妇女节的宣传题材。  2021年8月,日本第46届新人王战半决赛局战罢,上野爱咲美连胜大竹优、桑原骏、青木裕孝和西健伸,成为这项比赛历史上第二位打入决赛的女棋手,为围棋界的性别之战这一长久话题增添了全新素材。  日本新人王战的参赛条件是25岁及职业六段以下,较之中国新人王赛18岁以下的年龄限制,更多的实力派男子棋手可以登场亮相。本届比赛上野爱咲美的决赛对手是外柳是闻,后者因六年前不敌95岁的杉内雅男而“一战被成名”。六年后,此时的外柳是闻已今非昔比,但上野爱咲美成为新人王的概率并不小,她能否复制中国於之莹、周泓余的登顶道路,让我们拭目以待。  2021年日本第28届阿含·桐山杯第1轮,藤泽里菜与井山裕太展开男女第一人对决。  2021年韩国第1届牛膝凤爪杯,崔精两胜韩国等级分排名第10的安成浚,晋级循环圈。  后辈当自强  2014至2015年,於之莹的势头一度盖过了韩国崔精,现在给人的感觉却是崔精实现了反超。2017至2019年连续三届穹窿山兵圣杯世界女子围棋锦标赛,崔精年年冠军;2018至2019年连续两届吴清源杯世界女子围棋赛,崔精一冠一亚,而於之莹这些年仅获得一届穹窿山兵圣杯冠军和一届吴清源杯亚军。  目前,崔精和韩国男棋手一起训练比赛,同时参加韩国男女围棋联赛,无论对局数量还是对局强度,都像极了当年的中国女子棋手“黄金一代”。2020年,於之莹正式比赛对局仅有17盘,而崔精却达到了80盘,这其中固然有疫情因素,但即便是正常年份,两人的对局数也存在巨大差距。年初的扇兴杯世界女子最强战决赛,依然是於之莹战胜崔精,两人的实力仍在伯仲之间。从更高、更远、更宽的维度来看,拥有厚势的一方势必更为有利。在此由衷地希望於之莹以及后继者周泓余、唐嘉雯等人能都击败更多的男子棋手,建立起自己的“厚势”。  自1969年木谷礼子战胜林海峰本因坊起,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由女子棋手创造的与男子一流棋手交锋并将之击败的传奇从未停歇过。时不我待,后辈当自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